设为主页   工作邮箱   客户端下载  
 
   
返回首页 >>
篱笆爬满牵牛花
青岛市纪委监察局网站 2016-11-09 10:53:25 来源:人民日报

    不经意间,秋风已经开始吹黄各种叶子了。只是那门前篱笆上的牵牛花,却依然在自顾自地开着。

    这也难怪,牵牛花的花期很长。从炎热的6月,一直开到秋风徐徐的9月,而且秋天是花朵最繁盛的时期。

    老屋还是那种土墙老屋。和老父亲说过很多次,把老屋翻修成楼房,可他说不。于是,那栋老屋便一直矗立在村头,连同门前的那一道篱笆,成为村子里一道古风古味的风景。

    中秋小长假,回到老家。还没走进老屋,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那篱笆上开满的繁星一样的牵牛花。淡红的、天蓝的、淡紫的,像一只只彩色的小喇叭,挂在篱笆上,不时有蜜蜂在上下飞舞。

    一直在小山村长大,牵牛花在眼中就是太普遍的小花了。记得在秋风吹起的时节,在田野随处可见一朵朵沾着露水开放的野花,在漫山遍野的鲜花中,我最喜欢的就是牵牛花。

    牵牛花美丽、质朴,不骄奢,古往今来,深受人们喜爱。在民间传说中,牵牛花常跟牛郎织女的爱情故事联系在一起,寄予着世人美好的愿望。

    宋代诗人林逋就曾在诗中写道“天孙滴下相思泪,长向深秋结此花”,天孙指的是织女,是说牵牛花是织女的相思泪变成的。在宋代诗人危稹笔下,牵牛花是“应是折从河鼓手,天孙斜插鬓云香。”河鼓指的是牛郎星,是说牛郎摘下牵牛花送给了织女,织女把花斜插在发间。因为这些传说,牵牛花又有了许多神秘的色彩。

    “素罗笠顶碧罗檐,脱卸蓝裳著茜衫。望见竹篱心独喜,翩然飞上翠琼簪。”宋人杨万里曾经写下对牵牛花的情感,用一种近乎拟人的手法,表达了对牵牛花的钟爱。

    齐白石也喜欢牵牛花。晚年时他精心画了一幅《牵牛花》,他在画跋中写道:“予偕山子晓霞山之西,大岩之东,岩之牵牛,常有花大如斗。予九十二岁时,一日翻旧簏得予少年时手本,九十二始用之。”可见牵牛花年幼时就种在画家心中了。

    牵牛花几乎充盈着我的整个童年。那时的夏天,老屋前篱笆墙上,从春到秋,都长满了牵牛花。那些花婀娜多姿,随风摇曳,远远看上去,整面篱笆恰似一幅随风摆动的画。感觉只有篱笆上的牵牛花,才是最佳搭配。仿似“寻常一样窗前月,才有梅花便不同”,牵牛爬上了篱笆,立即就有了一番别样的乡村风情。

    篱笆上的牵牛花,总是默默地长着叶,开着花。藤蔓从两瓣子叶中间引伸出来以后,没多久,爬得最快的几株就超过篱笆最突出的几根小树枝了,每一个叶柄处生一个花蕾,像谷粒那么大,随后便开出大大小小的花儿来。

    牵牛花在篱笆上像个泼墨挥毫的艺术大咖,枝蔓伸展到哪里,花就开到哪里,悠闲自在地舞动着自己的丰姿;而那简陋的竹篱笆墙,也被牵牛花染香了,默默成为牵牛花展示才华的舞台。

    离开老家后,到了省城读书,去东湖的磨山植物园,各种花卉开在园子里,可我依然喜欢看细细的、小小的牵牛花。也是一年的中秋,我在朋友家的院子看到他种的各色花草。大多数已经是花落叶瘦,那花架下似乎无人注意的牵牛花却长得很特别,它沿着木质的花架向上攀爬着,虽然被很多的花遮住了阳光,却依然开得有滋有味,热情地伸展着腰姿。

    “绿蔓如藤不用栽,淡青花绕竹篱开。”或许陈宗远也爱牵牛花。你看,那篱笆上的牵牛花,攀着篱笆的同一根树枝,争着,抢着向上攀着。努力向上,唯恐自己落后于别人似的。

版权所有:中共青岛市纪委 青岛市监察局
技术支持:青岛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