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沉醉于直播间的国企老总

“我在直播间一掷千金,主播的讨好、围观网友点赞叫好,这些网络世界虚幻的阿谀奉承,让我沉醉,欲罢不能。”淳安县千岛湖建设集团城建发展有限公司原经理邵忠阳接受审查调查时讲述自己如何一步一步迷失自我。

深陷网络打赏,他在虚无缥缈的“奉承”中无法自拔

邵忠阳,1971年出生于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1994年退伍后到淳安县自来水厂工作,因工作表现优秀,他从一名安装工逐步成长为一名中层干部,担任千岛湖建设集团办公室主任。2016年3月,根据组织安排,邵忠阳到金峰光大项目实践锻炼,因在乡村工作,业余空闲时间他开始接触网络直播打赏,并渐渐沉迷其中。“组织安排我实践锻炼对我来说是件大好事,我却迷上了网络直播,我的人生道路和精神道路从此偏离轨道,直至坠入深渊。”在忏悔书中邵忠阳把此定义为自己的人生拐点。

2016年9月,千岛湖建设集团将邵忠阳调到水务公司担任经理,让他同时兼顾金峰光大项目和水务公司。“两头跑”的邵忠阳实际上并没有变得更忙碌,反而游离于组织监督之外。在水务公司,他是单位一把手,缺乏有效的监督;在金峰光大项目,他对工作组领导谎称单位有事。

“认为自己完全是个‘自由人’,想上哪就上哪,想干什么就干什么。”邵忠阳如此评价当时的心态。这也让邵忠阳有更多的时间泡在网络直播间,他只要有空就去各直播间看主播唱歌、弹琴表演,给主播打赏礼物,有时一整天都挂在直播间里。2016年底,在陆续打赏掉数万元后,邵忠阳账号级别越来越高,在平台上也有点小名气。玩家和主播都把他当“大哥”,谁对他不礼貌,主播也会将其踢出去,以示对他的尊敬,“榜一大哥”的身份和随之而来的奉承,让邵忠阳十分受用。

偶然间,邵忠阳发现个别直播平台可以打赏刷礼物博大奖。某晚,他在某直播平台充了5000元碰运气,没想到当晚,他给主播打赏刷礼物连续“中大奖”,中奖信息在平台上飘屏。很多玩家争相跑去看他刷奖,恭维奉承声不断。从那以后他彻底沦陷,每晚沉醉于直播间打赏博奖中,在虚幻世界里当“大哥”,在虚无缥缈的奉承中虚荣心暴膨,不能自拔。到2018年底,邵忠阳打赏挥霍掉的资金达到一百多万元。

以借为名索贿,他借国企资源大搞权钱交易

邵忠阳这种挥霍性疯狂举动需要大量资金,仅靠他个人和家庭收入是远远不够的,邵忠阳开始向银行信贷、透支信用卡,向朋友借钱周转。但借钱总归是要还的,于是邵忠阳把主意打到承接水务公司工程的老板们身上,“这些老板在业务上都求于我,我为什么不能向他们借?”邵忠阳开始向工程老板违规借款来填补债务窟窿,不仅不支付利息,还收受他们给的好处费。

2019年3月,邵忠阳换岗到城建发展有限公司任经理,管理的项目越来越多,手中权力越来越大,他在网络直播打赏的金额也越来越高,最疯狂的是2020年,邵忠阳用在网络直播打赏的金额高达500余万元。以借为名向有求于他的老板们索贿也成为邵忠阳常用的敛财手段。

2019年上半年,承接城建发展有限公司项目的王某某向邵忠阳提出超额拨付工程款的请托,邵忠阳予以答应。事后,邵忠阳以急需用款为由向王某某提出“借款”10万元,考虑到日后还需关照,王某某爽快答应并表示这笔钱不用还了。

2020年8月,王某某为了承揽城建发展有限公司某建设项目,再次找到邵忠阳,邵忠阳又趁机“借款”20万元。之后,在工程款拨付、履约保函使用等事项上,邵忠阳对王某某提供关照,并多次以借款名义向王某某索要好处费,邵忠阳仅从王某某处“借款”就达75万元。

和王某某类似,邵忠阳还向多名管理和服务对象“借款”,其实他心里明明白白,“老板们不是‘借’钱给我,而是给我手中的权力。”

上演最后疯狂,他心存侥幸“花样翻新”对抗组织调查

2020年底,千岛湖建设集团纪委收到邵忠阳相关问题线索后开展调查并与其本人谈话核实情况,同时向县纪委监委报告。为应对调查,邵忠阳立即和多名工程老板商量串供、补写借条,并提供虚假说明。2021年1月,邵忠阳主动向千岛湖建设集团提出辞去职务,妄图以辞职逃避调查和追究。

然而,邵忠阳所做的一切只是徒劳,2021年4月,淳安县纪委监委对邵忠阳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经查,邵忠阳身为中共党员和公职人员,违反政治纪律,对抗组织审查;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收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礼品、消费卡;违反廉洁纪律,违规向管理和服务对象借款,总计445万元;利用职务便利,索取他人财物,或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或利用本人职权与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利益,收受请托人财物,价值共计204万元,数额巨大,涉嫌受贿犯罪,其行为已严重违犯党纪和政务法规。

2021年10月,邵忠阳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2022年3月,邵忠阳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二个月,并处罚金50万元。